Category Archives: Home Products & Services

会不间断提供韩国各个城市、各条街道的交通状况动态信息

“洋春运”也疯狂:韩国如何解局“返乡难”–国际–人民网 今年的春运已经正式启动。在很多人眼中,春运成为“回家难”的代名词。翻开近期的报纸和杂志,随处可见的是旅客们各种“人在礮途”的艰难表情;打开新闻网站和微博微信,抢票攻略、春运“神器”备受追捧。此外,春运带来的更是对中国铁路、公路、航空、水上运输等部门的严峻考验。 国外有没有春运呢?回答是肯定的。比如韩国,春运压力也很大。为避免出行难,韩国采取了哪些举措呢? 春节一定会“返乡” 春节对于韩国人来说,也是一个重要的节日。随着春节将至,韩国春运压力同样变大,“年味”也渐渐变浓。 韩国的春节也是指农历大年初一,称为“旧正”,与新年的“新正”相对应。假期有三天,即除夕、大年初一及大年初二。韩国人非常重视农历春节,无论如何,春节也要回家过。某调查机构曾针对900位30岁以上在首尔工作的人进行了一次问卷调查,有71.6%的人表示一定会在春节期间“返乡”。 在韩国,人们大部分集中生活在首尔、釜山这样的大城市里。所以,也就出现了类似我国春运的“全民大迁徙”。 去年,我在首尔旅游时,正赶上韩国春运,导游金先生的故乡在釜山,他春节要回去探亲。釜山距离首尔四百多公里,是韩国的海港城市,以海水浴场和釜山电影节闻名于世。朴先生热情地邀请我去他的故乡吃釜山料理,赏海云台风景,我欣然前往,也成了韩国春运大军中的一员。 提前升级订票系统 和我国一样,韩国铁路部门全面推行了网上购票服务,乘客通过网络购票后,持打印的车票就可直接乘车。 韩国平常的车票可以通过电脑、窗口、手机应用程序和自动售票机购买,而春运期间的车票只能通过电脑网络或窗口预定。 打开韩国铁道公社网站,除了“新年多福”的祝福语以外,就是节日车票预售、公告、网络购票指南和列车时刻表这四大窗口,一目了然。买票登录时没有验证码,但登录后必须在3分钟内完成预约,查询不得超过6次,1分钟无操作将会自动退出。按规定每人每次仅能购买6张车票,单人最多购买12张。 基于车票数量有限,每年都会出现车票抢购大战。为确保春节火车票网上预售的稳定运行,韩国铁路方面对网络订票系统进行了全面升级和改进。例如对订票人的预约次数和整体订票时间都进行了控制,以确保资源的公平分配。同时引入新应用软件,实时了解网上订票者动态,以保障系统有序处理信息,避免了大量用户同时登录的情况下可能出现的系统崩溃。 所以,我们在网上购买车票非常顺利,完全没有感受到春运的紧迫。“今年网上订票要比往年容易许多”、“只用了5分钟就顺利地订上了票”,网友们对网络订票几乎是一边倒的“点赞”。 首尔、仁川等大城市还计划在返乡最集中的几日,在保证安全的前提下,根据实际情况灵活调动列车最大限度地输送旅客。很多列车都增加了列车车厢数量,使用多门、无座位的车厢增加容量,将餐车和卧铺车改为自由席(非对号入座席)等等。 交通设计规划未雨绸缪 事实上,面对“大迁徙”,未雨绸缪同样重要。而这一点,主要体现在国家、城市对于交通的整体规划上。 韩国KTX高速列车车次密集,平时空座率较高,但到了归省高峰期,其未雨绸缪的优势就显示出来了,即使最高峰的两三天,高速列车乘坐率也就是110%至120%,也就是说,最多20%的人坐不到座位。同样的思维也体现在车厢设计上,部分车次一节车厢的车门达到五六扇之多,平时只使用4扇,高峰期则全部使用。交通基础设施在规划阶段就为高峰时段的运力留出了相当的空间。 不仅如此,主要的铁道公司还曾采取将部分车次的始发站和终点站调整至容量更大的车站的方法来缓解节日期间车站的拥堵。 这种“未雨绸缪”的思维方式,体现了交通的人性化。 此外,为了方便人们出行,韩国非常注意各种运输手段之间的衔接,有关部门不断完善连接车站的地铁、公共汽车网络等,让旅客能够更便捷地进站或转车。去年春节,首尔增设了71辆市内外大巴和高速汽车,同时还增加了客轮的运行班次。仁川地铁增加了日运行班次,大大延长了机场线的运行时间。 为自驾返乡“开绿灯” 除在公共交通方面下功夫外,鼓励自驾返乡,也成为韩国政府乐于采取的措施。 在韩国,由于地域偏小,对于有车一族来讲,大部分都选择开私家车回家,所以即便免去了排队买票之苦,但也不可避免地要饱受堵车的烦恼,春节前韩国全国的主要公路都会上演大塞车。 从北边的首尔到最南边的釜山,平时5个多小时的车程将增加到9个小时,有时甚至更长。为此,很多家庭都是连夜赶路,或者是天不亮就起身,希望避开堵车的高峰前上路,只为在年三十前赶到家。 韩国政府则鼓励大家多多拼车以减少私家车的出行数量、缓解交通。例如对于载有三人或三人以上的车辆给予免去隧道通行费的优惠,对于9座以上的轿车和小型面包车,若载满6人以上即可享受走高速巴士专用通道的权利。 我们下了高速列车后,便乘坐巴士前往金先生的家。然而,巴士进入市区不久就陷入了漫长的拥堵车流中,好在我们路上的时间很富裕,我的心才平静下来。再看看周围,韩国人面对堵车一个个都能泰然处之,没有牢骚和怨言,他们看书看报,玩掌上游戏机,听随身听,时间就这样一点点过去。 “大迁徙”时,大量私家车上路,拥堵在所难免。为缓解这一局面,韩国采取了路况播报的方式,帮助出行人在选择道路上更加心中有数。 韩国道路交通情报中心每隔5分钟就会通过网络和广播通报路况,高速公路管理的网页上也会详细通报路况和预测拥堵情况,全面的信息共享令人们可以对堵车能避则避。 有趣的是,春运也给韩国各大移动通讯公司带来了商机,各种针对自驾车回乡的特色服务应运而生。比如各移动通信企业都开设了特别的手机交通导航服务。在春节期间,会不间断提供韩国各个城市、各条街道的交通状况动态信息,以帮助司机寻找最佳出行方案。这些交通信息会非常细致,包括了主要高速公路出入口、收费站的车辆交通实况,以及路上车辆的平均运行速度和到达目的地所需时间。 人满为患仍秩序井然 从我的感受来讲,韩国的春运没有那么难熬,最关键的一点,是韩国人在春运期间也相对遵守秩序。 在首尔火车站,虽然人满为患,现场很嘈杂,但次序还算井然,特别是售票窗口的队伍虽然排得很长,但人和人之间还是保留了相当的距离,更没有人会插队。候车室的地面相当干净,不时有铁路工作人员来做保洁。 高速列车里开着暖气,春运期间车厢内还被精心布置了一番,行李架上挂着彩带,让人觉得喜庆和温馨。座位换上了干净的椅套,坐着很舒服,窗外时而是繁华的城市,时而是静谧的乡村,列车一晃而过,时间流逝,很是享受。 近年来,韩国也出现了“逆归省”,老人们从地方来到子女所在的大城市过年,这样有空闲时间的老人,可以避开春运高峰,早一点来到子女身边。现在,一部分中国人也开始采取这种办法来避开春运高峰。这并不是对所有人都适用,“蚁族”和“打工族”连自身都无处安居,老人来了住哪呢?看来,解决我们春运一票难求的问题,还需要时日,也需要各方面的努力。

我们要尽快找出答案

美洲寨卡病毒蔓延:或致“新生儿小头畸形”增多-搜狐新闻 世卫组织总干事陈冯富珍与助理总干事艾尔沃德   世界卫生组织(WHO)在其官网上披露,2015年5月,巴西出现了第一个寨卡(Zika)病毒病例后,迅速蔓延至美洲地区的22个国家和地区。   WHO于1月28日在其官网发布声明,宣布成立“国际卫生条例应急委员会”,对寨卡病毒及“神经系统疾病与新生儿畸形”病例的突然增加,展开调查。该委员会将于2月1日于日内瓦召开会议,商讨寨卡病毒是否构成“国际公共卫生紧急状况”。   寨卡病毒此前在美洲极为罕见。 在以巴西为首的部分美洲国家,寨卡病毒与婴儿“小头畸形症”病例快速增长关系密切。在这种病症中,免疫系统攻击神经系统,有时造成瘫痪。目前,医学界对此种病症知之甚少。   据路透社报道,截至27日,欧洲国家丹麦、德国、英国和瑞典已出现感染病例。   巴西向病毒传播者“埃及蚊”宣战   据《纽约时报》报道,寨卡病毒目前已蔓延至美洲20多个国家和地区。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陈冯富珍表示,她对“病毒的迅速传播表示严重关切”,鉴于传播该种病毒的蚊虫极其普遍,以及发展出免疫力的人口极其稀少,该病毒可能在国际上进一步传播。   “对于此种病毒,我们的关注度很高,而不确定性也很大。”陈冯富珍表示,“有大量的问题尚未得到解答。我们要尽快找出答案。”   泛美卫生组织官员塞尔维安?阿尔迪吉利(Sylvain Aldighieri)表示,在未来12个月内,感染寨卡病毒的人数可能会达到300万至400万。   “事实上,实际情况可能还会糟得多。”阿尔迪吉利表示,“这些只是预估,只是数学计算。”   27日,巴西卫生部称,自10月份以来,该国的“新生儿小头畸形症”案例已增至4180例,相比上周增长7%。在寨卡病毒爆发前,巴西每年记录到的小头畸形症仅有150例。   研究人员指出,这一现象值得警觉,因为寨卡病毒最近刚传播到巴西,而与此同时,“新生儿小头畸形症”案例突然急剧增长,两者之间似乎存在某种联系。不过,巴西卫生部表示,其已对700多个案例进行检查,发现其中只有6名婴儿感染了寨卡病毒。   感染病学专家指出,巴西的测试方法已经过时,因此漏过了很多寨卡病例。此外,在有些病例中,婴儿的母亲感染有寨卡病毒,导致婴儿罹患小头症,而婴儿体内并未发现此种病毒。   英国《卫报》报道称,作为最先出现疫情的国家之一,巴西已向“寨卡”病毒“宣战”。由于目前该病毒还没有有效疫苗和治疗方式,控制、减少病毒的传播途径成为巴西的首要任务。巴西总统罗塞夫在官方推特上说:“我们向寨卡病毒的传播者――埃及伊蚊宣战……消灭蚊虫数量、控制蚊虫滋生。”   美国发布“二级黄色旅行预警”

2014年3月退休

广西公安厅原副巡视员韦宁贤涉嫌违纪被调查   原标题:广西公安厅原副巡视员韦宁贤涉嫌严重违纪被调查   中新网2月17日电 据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消息,广西壮族自治区公安厅原副巡视员韦宁贤(副厅级)因涉嫌严重违纪,目前正接受组织调查。   韦宁贤简历:   韦宁贤,男,壮族,1954年2月出生,广西荔浦县人,1972年3月加入中国共产党,广西民族学院全日制大学普通班学历。1970年8月参加工作,2003年6月至2003年12月,任自治区公安厅交通管理局(交警总队)局长(总队长);2003年12月至2013年11月,任自治区公安厅党委委员、公安厅交通管理局(交警总队)局长(总队长);2013年5月至2014年3月,任自治区公安厅副巡视员;2014年3月退休。 责任编辑:陈琰 SN225

无耻的政党�台湾独裁退步党

陈水扁申请停审“机要费案”获准激起民怨-中新网   中国台湾网4月21日讯 前台湾地区领导人陈水扁日前以“因疾病不能到庭”为由,申请“机要费”及“南港展览馆”案停止审判。台湾“高等法院”21日裁定在陈水扁能到庭前,他的涉案部分停止审理,但其余被告部分继续审理。全案定5月13日开庭。   据台湾《联合报》报道,本案是陈水扁第四件申请停审获准的案件,合议庭裁准的理由是“因疾病不能到庭”,另外三件包括伪证案、侵占“总统府”公文案、前台北101董事长陈敏熏买官案洗钱。目前,陈水扁所涉案件仅1件“二次金改案”(国泰金控并世华银行)在更一审审理中。   “机要费”案3月4日开庭审理,除了陈水扁没被传唤,其余被告均传唤出庭,包括陈水扁夫人吴淑珍、陈致中及黄睿靓夫妻、前“总统府副秘书长”马永成、前“总统府办公室主任”林德训、出纳陈镇慧等共8人;但吴淑珍请假未到,仅由律师出庭。21日陈水扁申请停审获准消息一出,网上瞬间民怨沸腾:   网友“YOYOMAN”表示:为什么没人提案撤换他身边这些庸医?   网友“不平者”表示:他有无装病,调出监狱时的24小时监控影带即可一目了然,或是问问当时的管理员就可真相大白!大家别忘了之前《周刊王》揭漏健步如飞的影片,转型正义务必别忘了这一块。   网友“不中间选民”表示:“高院”法官真识时务也很会做人,蔡大饼(蔡英文)还未上任就先表态,呵呵,转型正义。   网友“韦翰”表示:原来这就是民进党的转型正义!无耻的政党�台湾独裁退步党!   网友“ILoveMelody”表示:民进党执政,贪污犯免惊!   网友“BOY”表示:怎么还没死啊?

买方&rdquo

身体的解放是中国妇女解放的先导 一般来说,如果有属于某个群体的特殊节日,大致可以判定这个群体是相对弱势的,比如说三八妇女节的妇女、六一儿童节的儿童、九九重阳节的老人等。节日一来,大家一窝蜂地扑上去寻找灵感,平日里司空见惯的事,也要解读出点儿不一样的意义;节日一过,一切复归平静,仿佛什么事也不曾发生。比如说三八妇女节,职场上的女性从单位领了条小丝巾或一桶洗衣液,乐颠颠地逛了一个下午的街;大学里的女生们兴奋地浏览了一整天各种煽情夸张的标语口号后,这个节日就这么一阵儿风似的过去了。节后还在谈论女人的话题,立马就显得有些不合时宜,因为植树节、消费者权益保护日接踵而至,谁乐意总和女人们纠缠不清呢。 这种通过过节解决问题的模式虽不可取,但它毕竟还是会引起社会的一些关注。比如我们大可以借着三八节的余绪,继续讨论与妇女相关的问题,与旧时强调三从四德相比,今天女性的社会地位确实有了提高。这么说似乎有点儿不着边际,不过,看看一百多年前的史料,我们就会有直观感性的了解。 在田涛、李祝环先生的《接触与碰撞——16世纪以来西方人眼中的中国法律》一书中,记载了英国剑桥大学第一任汉学教授威妥玛,在其《文件自迩集》中所收录的清朝同治年间的一份“卖人契”。该契约中载明:“立卖契人吴凤鸣,今因贫苦,将本身亲生女吴月珍,年十七岁,凭中人杜二,卖与余老爷为妾。当下三面言明,身价银六百两整。俱已眼同兑清收讫。自卖之后,任凭将亲女吴月珍领去,身与身妻丁氏永无异言,并议定永无来往看视等情。如身女干犯余宅家规,任凭家主处治,身不能干预。至疾病夭亡,各听天命。若有勾串欺骗情弊,惟中人杜二是问。恐后无凭,立此卖契为据。”契约下面是立约的时间、立卖契人手印花押及中人花押。 仅从表面来看,这份简单的契约,包含了合同所应有的几乎全部要件,言简意赅,没有一个多余的字。古代社会之所以“官有政法,民从私契”,正是因为这私契的水平已达到了一定的高度,它可以有效地调整绝大多数民事关系,预防各种民事纠纷的发生,而一个“从”字也说明了私契在民间的认同度。只是在这份高水准的卖人契中,背后却包含了无尽的恓惶和悲苦。契约中“因贫苦”三字,揭示了“卖人”的理由,双方买卖的“标的物”是十七岁的女孩儿吴月珍,“买方”为余老爷,而吴月珍去余家后的身份为妾,她的身价为银六百两。在这个由吴氏父母经手的买卖中,考虑到了所有可能出现的情况,唯有这个女孩的情感需求不在考虑之列。 这短短百余字的“契约”,就决定了一个十七岁花季少女一生的命运。在古代社会像吴女这般命运的女孩子不知凡几。生活在那个年代的女孩子,甚至连身体健康权也没有。因为延续一千多年的缠足陋习,使女孩子们从三四岁时起就不得不忍受非人的折磨,把脚缠成三寸金莲的模样,以社会上一半人口的残疾,来满足一种畸形变态的“审美观”。当英美国家的女性已在为妇女的选举权、参政权而斗争时,中国的女人们却连健康地活着都是一种奢望。因此,身体的解放是中国妇女解放的先导。 说到这一点,我们就不能忘记孙中山先生。从“历史上的今天”来看,1912年3月11日,孙先生以中华民国临时大总统的名义,发布了“劝禁缠足文”。令文内容为:“夫将欲图国力之坚强,必先图国民体力之发达。至缠足一事,残毁肢体,阻阏血脉,害虽加于一人,病实施于子孙,生理所证,岂得云诬?……当此除旧布新之际,此等恶俗,尢其先事革除,以培国本。”令文的颁布,使得千百年来妇女缠足的陋习得以革除,也使妇女可以走出家门,走向社会,在谋求自身价值实现的同时,实现其社会价值。 经过一百多年的奋斗,女性已取得了和男子几乎一样的成就。而在理论层面上女性也几乎取得了与男子同等的权利。只不过传统观念的根深蒂固,使得对女性的歧视仍为常见,而这在就业中体现尤为明显。许是女子善于考试的特点,在大学里的某些专业中,女生早已占据了半壁江上,比如笔者所在学校的校区名曰“洪楼”,而这个校区有外国语、艺术、法学等院系,女生超多,所以这个校区又被学生们戏称为“洪楼庵”。“庵”里的姑娘们无论颜值还是智商,都没得说,而且在三八节时也收获了男生们各种“示好”的横幅标语,可这一切都挡不住在毕业季时笼罩在她们身边的愁云惨雾。虽然用人单位倒也不敢明目张胆地说不招女生,但招到小伙儿时的乐意和痛快他们也丝毫不加掩饰。 91年前,1925年的3月12日,孙中山先生去世。他留下的临终遗嘱“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虽意涵丰富,但用它来激励仍在为平等而奋斗着的女性也未尝不可。或许什么时候不再刻意为女性过节了,女性的地位才真正地提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