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人目前在按时服药的情况下 负气出走被死亡 林志玲遭老总熊抱

“艾二代”的爱情与婚礼:曾担心孩子健康而流产 婚礼上,新郎给新娘戴上婚戒。实习生 刘旭 摄   距离河南艾滋病疫情大暴发的年代,已经过去了十余年的时间。人们对艾滋病的理解和认识不再是一片空白,而不少病人的病情已经能够得到有效控制。   如今,很多病人在长时间坚持服用抗病毒药物的情况下,自身的免疫力状况已经大有改观,体内的病毒载量得到了有效控制,基本不再具备传染性。   但这并没能改变什么。这种可怕的疾病在人们心理上笼罩的阴霾一直未能消散,人们依然“谈艾色变”,有时亦会变成“谈艾滋病人色变”。   这让艾滋病人的生活,在很多方面依旧不能与常人无异。   因此,艾滋病人们在面对外界的窥探时,不是每次都能够坦然接受。   春节前后,南都记者来到几个河南省艾滋病人的家中,记录下了春节中发生在他们身上的故事。   与平常人一样的生活,对他们已是最大的满足。   2016 年2月2日,腊月廿四,距离春节只剩下五天的时间。河南省南部,那个曾因艾滋病疫情集中连片暴发而震惊全国的地方,一对从小就在这片土地上长大的新人,这 一天在新郎陈希(化名)的村子里成亲了。十几年前,当他们彼此都还在上小学的时候,在全省范围的大检查中被确诊感染H IV。虽然两人都是通过母婴传播的 第二代艾滋病人,而他们即将出生的宝宝,由于技术的成熟,基本可以保证是健康的,不会出现“艾三代”。   病情:小心隐藏着的“秘密”   婚礼前一天的傍晚,陈希带着新娘小萌(化名)来到县城最好的一家婚纱店。   这一天,跟着一起来到婚纱店的,还有许多小萌平时的好朋友。他们围坐在二楼另一侧的等候区里,都想提前目睹一下新娘的美妆容。   这么多朋友的到场,让陈希不免有些担心。他有点为难地说,就算是小萌这些很亲近的朋友们,也并不是所有人都了解她的病情。   “咱们等会儿在聊的时候,尽量避开她这方面的话题,行吗?”   虽然在豫南这片土地上艾滋病早已不是稀奇的话题,但“艾滋病人”身份所带来的影响却一直在延续。这种影响就曾深刻地降临在小萌身上。   在与陈希认识之前几年,小萌还在中专念书的时候曾经谈过一次恋爱。交往了一段时间后,出于负责任的心态,她决定还是要向男友坦白病情。   结果仍没有出乎小萌的预料,两个人的恋情走到了尽头。   陈希表示,自己不会避讳和身边的人坦白病情。此前,与陈希和他的朋友们在一起时,他一笑打消了记者的顾虑:“没事,在这里咱们可以随便说,都知道。”   相比起陈希更加开放的态度,小萌则一直隐藏着这个“秘密”。经历过之前那段感情上的波澜后,她在与身边人的交往中也变得更加小心翼翼。   “他还是比我要更坦诚一些吧,毕竟之前自己有过那种受伤的经历,可能也没办法真的一点都不受影响吧。”   身体:“感觉吃药不舒服”   新郎陈希今年20岁,他的父亲在他出生之前,已是名感染艾滋病的患者,陈希本人则是通过母婴传播渠道,从小便染上了艾滋病。陈希说,在自己被确诊之后,并非从一开始就坚持按时吃药,在每半年一次的检查过后,他都会被县医院的医生们“格外关照”。   “一开始的时候一吃药就有反应,觉得吃药不舒服,就不想吃。结果每次检查之后,医院按照数据会有一个排名,我这都是属于免疫力差得排在前几的。”陈希在一开始就没有按时吃药,这种情况从他2003年确诊患病开始,一直持续到了两年前。   那一年,陈希的父亲意外去世。   “当时正在上技校,一天凌晨的时候,家里就突然打电话过来,说我爸不行了。”   那天晚上,陈希的父亲酒后回到家里,躺在床上无人照顾,半夜后呕吐引发了窒息。   虽然父亲的死并非艾滋病所引发的并发症所致,但陈希还是意识到,应该认真对自己的健康负起责任。   最近的几次检查中,陈希体内的病毒载量已经明显降低,免疫力也保持得不错。比陈希年长两岁的小萌,免疫力和平时的身体状况要稍差一些。幸运的是,两人目前在按时服药的情况下,身体一直保持着健康的状态。   按时吃药病情便会得到有效控制,这种情况其实并非偶然。在陈希和小萌所在的那个县里,一位常驻艾滋病村的村医告诉南都记者,虽然他所在的村中有着160多名艾滋病患者,但已经好多年没有出现过患者严重发病的情况了。   相识:“他是真心对我好”   2015年4月,在致力于帮扶艾滋病遗孤的香港智行基金会的介绍下,小萌和陈希在智行基金会于郑州举办的一次活动上见了面。   此前,两人在上学期间,每年都会接受智行基金会的资助,基金会在当地的工作人员通过定期家访等方式,也掌握了这些被资助孩子的具体情况。就这样,智行的工作人员们决定,给陈希和小萌牵根红线试试看。   小萌说,当时陈希和朋友出去玩,两天后回到郑州才和她见上面。小萌说,那时陈希“脸上满是痘痘,看着不太好看,反正就第一感觉不是特别好”。回到家,她面对父母的询问,也承认自己“不是太喜欢他”。   在和陈希接触了一段时间后,小萌逐渐发现,两个人“互相之间还挺聊得来的”。当然,两人性格上的矛盾也暴露了出来。小萌说,两人在平时也没少闹过别扭。   “他就是人比较拧,有时候认死理、一根筋。”小萌说,有时两人在家里坐着、在商店买着东西、甚至在马路上走着走着,都会因为一些小事而争执起来。   不过,小萌还是接受了陈希,“人很好”这一点,对她而言最为关键。   “他是真心对我好,包括有时候给我买点东西、平常嘱咐我一两句之类的,也能让人感觉到他用心了。就是这些很平常的事吧,才最能看出一个人的真心是什么样的。”   婚礼:“让我坐一次花轿吧”   进入2016年,两家人也开始规划两个孩子的婚礼。   按照当地的风俗,迎亲队伍应该用花轿把新娘接回新郎家中。起初,为了方便,大家提议让小萌直接坐着迎亲车队的车回来,这样不仅方便,也节省时间。   不过,对于这场婚礼,小萌有着自己的一个小愿望:“出嫁这件事对我来说,人生当中也就一次吧,还是让我坐一次花轿吧。”   她的愿望最终得到了满足。上花轿之前的这个晚上,因为在婚纱店提前化好了妆,她不得不带着妆容度过一个不眠之夜。不过,小萌也找到了消磨时间的好方法:回家之后,她就约上了几个平时的好朋友,大家一起去K T V唱歌。   相比起小萌这边,陈希的“准备工作”似乎比较简单。家里的新房已经收拾妥当,而依照习俗,他是不能跟随车队一起去接亲的,只能在家里等待。   不过,到了婚礼这天,陈希还是起了个大早,目送着迎亲车队和那顶花轿出发。他还来到了新房楼下,祭拜父亲的灵堂。婚礼,在他看来也是对父亲的告慰。   过了半个钟头,迎亲队伍到了小萌家里。在另一间屋子里,从小看着小萌长大的奶奶,却流下了不舍的泪水。亲人们围在奶奶身边,劝慰她说“女儿大了肯定还是要离开家呀”。   早上十点刚过,载着小萌的花轿就回到了村里。陈希早已换好了一身西服,守在家门口等待着自己的新娘。   婚礼上,两人为对方戴上戒指的过程中,陈希的戒指太紧,小萌足足花了半分钟才成功“搞定”。在婚礼司仪和周围人们的欢呼声中,两人深情一吻。   生育:一定不要再做“傻事”   就在距离婚礼举办的日期越来越近时,2015年底这时候,小萌有了身孕。   然而,其实在这一次怀孕之前,小萌就曾有能够成为母亲的机会。可是那一次,她却因为自己与陈希都是艾滋病感染者,出于对孩子出生后健康状况的担心,最终选择了人工流产。   在流产之后,小萌自己也很后悔,而她的家人知道这件事后也批评了她草率的决定。实际上,随着母婴阻断技术的成熟,通过药物使用和人工喂养等手段,艾滋病人的生育已经不再是困扰患者的难题,新生儿的健康亦能得到有效的保障。   据资助过小萌和陈希的智行基金会统计,仅仅在两人所处的这个县里,就至少有35对艾滋病患者情侣成功地结合。而截至目前,在这35对夫妻当中,已经诞生了24个新的生命。经过检查,这24个新生儿里面没有一个孩子感染艾滋病。   小萌说,这一次怀上孩子,陈希和家里人高兴的同时,千叮咛万嘱咐地告诉她,一定不要再做之前的“傻事”。   “妈妈还有时会跟我说,你看要是之前不去流产,那你这都马上可以当妈妈了!”她说,虽然心理上仍然有一些担忧,但是自己这次一定会把孩子生下来。阿 责任编辑:茅敏敏 SN184相关的主题文章: